当前位置:主页 > 搞笑图片 >

年轻的时候没有累只有快乐

时间:2017-10-07 11:05/点击: 来源:www.qi123.cn

 有一个朋友表扬我的文采,我苦笑了一下,回答说:“我不是才子,更不是文豪,——只是一个极普通的人!”
  
  是的,太普通了!既没有绝好的背景,也没有极好的天分,文化大革命那个动乱的年代仅仅读到初中毕业高中上了半年就辍
 
学的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人!也仅仅是因为我做了民办教师这一行也才几十年如一日的混到了今天!也许,是我似乎生性就
 
喜欢读书的那么一点特性拯救了我吧。记得小时候,常常是读得忘记了吃饭,不愿意睡觉。一钻进书里,旁边的人和我说话是往
 
往听不见的。煤油灯下,蜷在并不温暖的被子里,也常常读到天亮。那个时候,哪有书啊!往往跑十几里才能借到一本小说。还
 
算我从小就人缘比较好,读书的时候就有一点点小小的名气,能够借到书——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什么书都属于“四旧”的范畴
年轻的时候没有累只有快乐
,谁敢随便借给你?而且基本上农村没有什么书了。我读书的速度很快,三五天一本很厚的小说也就读完,还回去,过一段时间
 
再去借。有些书我是反复借了四五次!因此,我练就了快速的阅读习惯。教书的时候,学校订有《人民文学》和两三样报纸,我
 
是一个字也不放过,连中缝也要读得干干净净才肯罢手!十六七岁的我,民办教师的生活补助每月只有四元钱——在那个时候,
 
也算不少了吧!我经常去买书,那个时候的书仅仅几毛钱一本,实在是太便宜了!
  
  这个读书的习惯一直到现在都还保留着。别人打牌赌博侃大山,我可以拿着一份报纸在办公室看上半天——我的课少,几乎
 
每天只有一节,而我又很少需要备课和愿意写那些多余的文字,学生也从来没有作业,所以,我读书读报读小说的时间比较多。
 
我读的时候完全能够对周围的一切充耳不闻!其实,我也打牌赌博,但圈子很小,兄弟连襟姊妹和极要好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
 
输赢几百是常事。我的兴趣也很广泛,绘画、音乐、书法、下棋我都会一点。多年以前,象棋曾经在学校比赛中拿过第二名。虽
 
然现在的广场舞和舞厅我是怎么走也走不进去,但那个时候亲自编导组织的大队文艺汇演参加区里竞赛也拿过多次奖励。唱歌我
 
是外行但也不完全是五音不全,陌生的歌曲只要有曲谱我也能哼出个调调来!尤其喜欢京剧的大气磅礴,喜欢深情委婉而又意境
 
幽远具有文学味的流行歌曲。过去的那些红歌,几乎所有的调子我都还记得,只是歌词就忘记得一塌糊涂了!在QQ音乐里,我也
 
时常随着那些明星情不自禁的唱出声来。年轻的时候,也打羽毛球、乒乓球和篮球。但我生性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现在老了,
 
更是懒得活动,惰性是越来越大了!
  
  当老师,我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是怕学生学不好!所以,从七二年踏入教育战线开始,我一直很严厉,信奉“严师出好徒”
 
的教条!“教不严,师之惰”嘛!因此我在教学上一直不敢有一刻的懒惰!一个七三年在我手里小学毕业的学生前不久在一起喝
 
酒还声称我是他所有的老师中他最害怕的老师!他现在也五十多岁在小学从教几十年,算一个老教师了!说还是对我有敬畏感!
 
我真是感到汗颜不已!想想也是,那个时候的我,是全校学生都怕的老师——校长也退居第二!可是,现在我老了,只要是有学
 
生在一张桌子上喝酒,我几乎都会被他们多喝,那个一杯这个一杯的敬酒,搞得我真是有点倒怕他们了!
  
  我从七二年进入本村小学教书,直到七六年,我感觉,这一辈子都会这样了!心中实在有些不甘!那些书记大队长对我都还
 
不错。但是,我不太买他们的帐。因此,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一个很难“驯服”的人!是一个看不起人的人!我也不想老是窝在
 
这样一个大山里,就想去当兵。那个时候,农村青年唯一当兵能够走出去,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能够满足我的需求!再加上由
 
于个人问题的不满意而又没办法摆脱,我就想逃!所以,我在民兵连长手里强拿来一张征兵表,一心要去当兵!体检的时候,我
 
只有八十六斤,可是,接兵的首长看了我却一直想把我带到部队里去,九道检查关口就这样一关一关的被通过了!那个高兴实在
 
很难形容。别人离开家乡的时候都哭了,我却没有!从路上的班长一直到部队的连队宣传员,似乎很顺利也很满意。可是,哪知
 
道我去的地方是辽宁!天寒地冻的辽宁!与南方的差别太大了!苦就不说,我能够坚持,那种寒冷却把我击垮了!最后,我以风
 
湿性关节炎“不适应东北气候”被返回家乡!回家的几个月,我是在泪水中度过的!一本《红楼梦》我几乎读烂,“花谢花飞飞
 
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成了我的命运!那些昔日的好友,听说我的惨景,没有一个不流泪的!我也不敢去我的学校,一次去了
 
,路过学生的教室,学生正在上课,看见我,忽然都站起来,高喊:“X老师,来教我们”!我的眼泪哗的就止不住了!
  
  七七年,大队书记终于再次忍不住,要我重新去教书。我也再一次幸运的踏上了教育这个让我想离去也很不舍的行当!一干
 
,就到现在!
  
  我去的时候,就教那个带帽初中初二的数学,半年之后,和另外一个老师对换教语文,语文才是我比较顺手的。后来,初中
 
拆了以后,我教过小学两级和三级复式班,带过单班语文,几乎小学的所有音乐体育图画等各种课程都涉及过!小学老师就是多
 
面手。逼着自己学画画、学简谱、学风琴、学二胡……,学各种需要教给学生的东西!教,即是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人生的凄清与孤独又会成就一个人的人格 转载请注明:http://www.qi123.cn/a/gaoxiaotupian/2017/1007/15.html